知秋

为什么有人愿意看着两个男的拿着枪也不愿意看着我他们手牵手

似是故人叹

【她有一个名字,叫阿云。】

     这里的人尊称她为仙,认她是桃源的保护神,因她白发金瞳,身怀法术,抬手间死物复苏,扬手时风雨交加,白衣广袖,恰是一副仙人之姿,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,姓什么又叫什么,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是人是鬼是妖是仙,还有便是,她为何走不出这桃花源.

   “我到底是谁?”
   “你是仙人啊!保护这里的仙人啊!”
  
     这里的人都是这么回答她的,她点点头,然后坐在一树桃花下,仰头看着漫天飞舞的桃花花瓣,她抬起手,伸出食指在空中轻轻一点,点点金光自染了丹蔲的指尖发出,然后随着她轻轻的一点,流向半空中,带去一阵清风,将漫天花雨吹向空中,她放下手,眼光随着花瓣飞去的方向看去,是天晴云白,她看那些变幻无穷的云,看它们随风而走,自由自在的样子.她突然觉着自己很轻,轻的就成了天上的云,她闭上眼突然感觉自己像是飞上了白云之上,眼前是一片白雾缭绕,前方有人对她招手,她看不大清楚对方的模样,只模糊见有人站在不远处的一片白雾缭绕之间,一身青衣飘然,一头青丝半绾剩下的又被风吹得有些凌乱,她看着那人总觉得熟悉,熟悉到她向上前抬手去打理一下人乱了的青丝,熟悉到她看到那人时,想去抱住那人,哭上一场,她突然见那人张了张嘴,似是吐出俩个字来,她虽听不到声音却是觉得那人是在叫她,她着魔般的好前走了两步,却又止步于此,不知道为哪般,她不敢上前去,走一步,内心都像是有尖刀刺入,俩步便耗尽所有的力气,疼的她不敢再上前一步,她已疼的泪湿了脸庞,她总觉得不甘心,想要抬脚过去却是被心里的那刀割的疼逼出了想要尖叫发泄的念头,但她却又不敢出声痛呼似是怕前面那人听到,她喘了口气,生生的把那将要脱口而出的尖叫咽了回去逼得眼角又泛起泪花来,她呜咽了俩声便又是抬眸看去,泪眼朦胧间有带几分不知为何而来的不甘,她笑了笑退后了两步,仰头叹了口气,一跃而下跌下了万丈高空。

她睁开眼,抬手拭去了眼角的泪,她觉得她需要一个名字,她想了想然后轻声细语的对自己说

     “阿云。”

     【似是自言自语,又似是故人轻叹。】
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)